紅色視頻 | 紅色博覽 | 紅色網群 | 作者專欄 | 英模事跡 | 權威發布 | 領袖故事 | 史海秘聞 | 領袖故事 | 紅色戀情
紅色聯播 | 紅色書信 | 紅色演講 | 紅色景區 | 紅色詩詞 | 紅色歌謠 | 紅色鏡頭 | 紅色游記 | 紅色書畫 | 紅色訪談
紅色收藏 | 紅色格言 | 綠色景區 | 紅色精神 | 導游詞集 | 英模瞬間 | 特稿精選 | 紅色歌舞 | 紅色環球 | 紅色題詞
景區地圖 | 紅色日歷 | 紅色圖庫 | 紅色文化 | 紅色課堂 | 精神大觀 | 長篇連載 | 紅色人物 | 紅色文物 | 紅色頭條
  當前位置:新聞類>>紅色聯播>>正文
特稿:永遠懷念井岡山老紅軍陳正人和彭儒夫婦(組圖)
2019-11-13 11:19:02
作者:彭明喜、王日生、彭翠元、張韜
瀏覽次數:
【字號 打印 投稿 糾錯 【收藏】 論壇
分享到:0

1931年11月7日,中華蘇維埃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期間,與會部分女代表們合影,第二排左起:康克清、錢希鈞、周月林、賀子珍。前排左起:曾碧漪、彭儒。(紅色圖庫)

1937年,彭儒與陳正人夫婦在延安。(紅色圖庫)

彭儒與愛人陳正人及子女在延安。(紅色圖庫)

東北解放時期的彭儒(中)。(紅色圖庫)

1949年南下途中彭儒與陳正人等在山海關。(紅色圖庫)

1985年彭儒(前排右一)與出席黨的十二屆四中全會的部分代表合影。(紅色圖庫)

女紅軍姐妹們再次相聚:鄧六金(右三),彭儒(左三),鐘月林(左二),曾志(右二)。(紅色圖庫)

    中紅網廣東茂名2019年11月13日電(彭明喜、王日生、彭翠元、張韜)

    作為井岡山地區最早的一批共產黨員,陳正人創建了中共遂川組織,參與領導了名震海內外的“萬安暴動”,為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創建做出了突出貢獻。毛澤東在《井岡山的斗爭》一文中,高度評價他是井岡山的知識分子代表。作為陳正人的妻子,彭儒絲毫不比丈夫遜色。他們一個跟隨毛澤東創建了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一個跟隨朱德參加了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朱毛井岡會師,正是在井岡山上,他們結成了相濡以沫、甘苦與共的革命夫婦。

    陳正人: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創始人之一

    陳正人(1907-1972),江西遂川人,曾用名胡思義。192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27年12月,他創建中共遂川縣委,任縣委書記,并領導建立縣赤衛隊和蘇維埃政府。

    1928年春,陳正人來到井岡山,先后任中共湘贛邊界特委委員、特委副書記,參加創建井岡山革命根據地。1929年春,紅軍第4軍主力挺進贛南、閩西,井岡山一度失守后,與何長工等領導開展游擊斗爭,組織恢復湘贛邊界特委工作。1930年任中共安福中心縣委書記、贛西南北路行動委員會書記、江西省行動委員會宣傳部部長。1931年任中共 贛西南特委宣傳部部長,后負責籌建中共 江西省委,先后任省委組織部部長、代理 書記、省蘇維埃政府副主席。曾當選為 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執行委員。

    1934年紅軍主力長征時,陳正人因病留在中央蘇區。后輾轉香港、廣州、湖南等地隱蔽療養。1937年夏到延安,先后任 陜甘寧邊區政府教育廳廳長,中央軍委總政治部宣傳部部長。1940年起任中共 陜甘寧邊區中央局委員、中共中央西北局常委兼組織部部長。抗日戰爭勝利后赴東北,任東北人民自治軍(后為東北民主聯軍)政治部主任。1946年起,任中共吉林省委書記兼軍區政治委員。1949年5月,任中共江西省委書記兼軍區政治委員。1953年起任國家建筑工程部部長,中共中央農村工作部副部長。1955年11月,至“ 文化大革命”初期任國務院第七辦公室、農林辦公室副主任。1959年8月至1965年1月,任農業機械部部長、黨組書記、黨委書記。1965年1月至“ 文化大革命”初期任第八機械工業部部長、黨委書記。曾任中共第八屆中央候補委員,第三屆全國人大代表,第二、三屆全國政協常務委員。1972年4月6日,在北京病逝,享年65歲。

    彭儒:與吳仲蓮、曾志等一道參加“朱毛”會師的女紅軍

    彭儒,湖南省宜章縣人,1927年4月加入共產主義青年團。1928年1月參加湘南起義加入紅軍,后隨部隊上井岡山,是唯一參加過“朱毛”會師的女紅軍。曾先后擔任紅四軍政治部宣傳員,中共江西省委和贛西南特委婦委書記,江西省婦委委員,福建汀州市委組織部長、代書記,蘇區中央局婦委委員等職務。曾出席中華蘇維埃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彭儒是紅一方面軍批準參加長征的三十二名女紅軍之一。長征不久,她根據中央組織局決定返回蘇區隨丈夫陳正人赴白區治病。后任中共江西于都縣委宣傳部部長。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彭儒曾在中共中央黨校一部和延安馬列主義學院學習,任黨總支書記。1946年至1949年,任中共吉林省延吉市委組織部部長、中共吉林省委黨校黨總支委員、中共吉林省委婦委常委、江西省總工會組織部部長等職。解放后,彭儒曾任江西省總工會副主席、農墾部政治部副主任、國務院農林辦公室機關黨委書記、中央監察委員會派駐水產部監察組副組長等職,1960年曾獲“全國三八紅旗手”稱號。在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和黨的十二大上,彭儒均當選為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委員,是政協第五屆全國委員會委員。彭儒同志于2010年10月5日晚因病去世,享年98歲。

    在井岡山革命斗爭時期,有深受紅軍戰士和群眾廣為贊譽的“彭家將”之稱,而彭儒同志則是這個優秀群體的杰出一員。
這位出生在湖南宜章縣一個開明鄉紳家庭的小姑娘,年僅15歲就放棄了在衡陽省立第三女子師范讀書的安逸生活,與堂哥彭曬,姐姐彭堃、彭娟一道參加了湘南暴動。包括彭儒在內,整個彭氏家族共有16人參加了暴動,紅軍將士和革命群眾紛紛稱贊他們是“彭家將”。

    那是1928年1月,朱德、陳毅等率領南昌起義軍余部,由廣東北江進入湖南南部地區,在當地共產黨組織的配合下,發動農民在舊歷年關舉行起義,故“湘南起義”又稱“宜章起義”或“年關起義”。起義軍占領了湖南宜章,并擊潰了國民黨許克祥部的進攻。

    隨后,湖南南部郴州、永興、資興、耒陽等十余縣群眾也紛紛舉行起義。3月底,國民黨軍以重兵向湘南地區進攻。以宜章縣迎春鄉碕石村人為骨干的宣章獨立營,隨起義部隊在肖克、龔階、李賜凡率領下,經騎田嶺、五蓋山向井岡山方向轉移。1928年4月20日,途徑資興縣龍溪洞,與毛澤東率領來接應湘南起義隊伍的井岡山部隊會合,成為第一支與毛澤東部會師的湘南起義隊伍。

    南昌起義、秋收起義、湘南起義三支力量在井岡山會師后,組成了中國工農革命軍第四軍。在慶祝會師大會上,彭琦和胡世儉表演了雙簧相聲,彭儒跳起了優美的“葡萄仙子舞”。

    原碕石農軍被編為紅四軍二十九團二營七連,連長肖克,黨代表彭曬。彭暌、彭琦、彭嚴都擔任連黨代表。碕石村上了井岡山的革命人員及其家屬,共有160多人。他們都投入了建立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偉大斗爭。

    1928年端午節,紅軍在七溪嶺與強敵決戰,二十九團、三十一團一營堅守新七溪嶺。肖克連敢打敢拼,有多名碕石戰士英勇犧牲。肖克連長腳負重傷,彭振雁排長冒著槍林彈雨把肖克背下。吳仲廉、彭儒懷揣手榴彈在陣地前向敵人喊話,以宣傳攻勢配合火力攻勢,取得井岡山斗爭時期最大的勝利——龍源口大捷。

    井岡山上,來自碕石的這群男女青年,能文能武,打仗是英雄,宣傳是骨干,做群眾工作是模范,在軍中極為活躍,形成一個強有力的戰斗群體。被廣大紅軍將士和井岡山的群眾稱之為“彭家將”。

    當年的一些老紅軍回憶,碕石彭家出了不少領導骨干。當時參加工作而起了領導作用的彭氏姊妹因工作最積極,故在紅四軍中有‘彭家將’稱號。‘彭家將’都是衡陽第三師范的畢業生,也是中共黨員或青年團員,參加紅軍后,對工作積極而熱情,意志堅定,對于軍隊的政治工作影響很大。

    “彭家將”在井岡山編唱宣傳過的歌謠:

    紅米飯、南瓜湯,紫茄子、噴噴香,餐餐吃得精打光,
    天當房來地作床,娶個月亮進洞房;
    干稻草來軟又黃,“金絲被兒”蓋身上,
    哪怕北風和大雪,暖暖和和入夢鄉。

    從井岡山到中央蘇區,“彭家將”艱苦奮戰,功勛卓著,有的成為黨和紅軍中的重要領導人。有30多人為保衛井岡山革命根據地和中央蘇區而英勇獻身。

    三、從相識、相知到相愛

    1928年10月14日,湘贛邊界黨的第二次代表大會在茅坪召開,會上,譚震林當選為湘贛邊界特委書記,陳正人當選為副書記,彭儒則被組織安排到特委從事婦女工作。彭儒打心眼里不愿去地方工作,她喜歡風風火火的軍營生活,可組織的命令必須服從,彭儒狠了狠心,這才極不情愿地跑去特委機關所在地——茅坪的攀龍書院報到。

    彭儒一到書院,就碰上了陳正人。姑娘習慣性地雙腳并攏,敬了軍禮:“報告陳副書記,彭儒前來報到。”陳正人一看是彭儒,眼睛一亮:“怎么,你沒跟部隊走?”姑娘大大方方地回答道:“陳副書記不知道嗎?我現在被調到特委來搞婦女工作了,是你的部下,請多幫助喲。”陳正人笑了笑:“我知道你一定會來的。因為是我建議你來的。”陳正人的話一下子就把彭儒惹火了,明明是你建議我來的,還裝著不知道的樣子問我怎么沒跟部隊走,什么人呀!姑娘便語氣僵硬地回問道:“你為什么要建議我來?”“因為我了解你,也相信你一定能勝任這項工作!”

    彭儒當即就愣住了,先前的嗔惱立刻被滿腦子的疑問代替了:“不就是上次在遂川打了個照面嗎?他怎么會了解我呢?”陳正人似乎看出了彭儒的心思,便如數家珍地說了起來:“你原名叫彭良鳳,湖南宜章縣迎春鄉碕石彭家人,13歲就讀于湖南省立第三師范女子師范,14歲加入青年團,15歲參加湘南暴動。從事了不少宣傳工作,有一次你買了很多紅紙寫標語迎接工農革命軍,店老板問你買這么多紅紙干什么,你就以幫左鄰右舍寫對聯為名騙過了他,對吧?”

    “咦,你怎么知道得這么清楚,這些我可從來沒跟別人講過呀!”

    出人意料的是,剛才還口若懸河的陳正人,現在卻漲紅了臉結結巴巴地說:“這……這是我聽你們老鄉講的……”“你向我老家人打聽這些干嗎?”彭儒好不容易逮著反攻的機會,當然不能錯過。陳正人愈發窘迫,左顧右盼了好一陣子,一跺腳,壓低嗓門說道:“因為我喜歡你!”情竇初開的女孩哪見過如此直白的求愛方式,彭儒的內心掀起了狂瀾,臉刷地紅了,一轉身遠遠地跑開了……

    雖然陳正人的表白令彭儒有點不知所措,可隨著共事時間的增多,兩人的交往也就多了起來,彭儒漸漸被陳正人的領導才能和工作能力所吸引,而陳正人也會不時抽空指導彭儒如何更好地開展婦女工作。這天,彭儒剛從外地執行公務回來,一進特委大門,就聽到小通訊員在身后喊道:“彭姐,你的信!”“信?哪里來的?”姑娘都好幾年沒有收過信件了,自然倍感意外。“你自己看吧。”小通訊員把信交給彭儒,做了個鬼臉便跑開來。

    彭儒一看信封上工整的毛筆字,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咚咚地跳個不停:是他!姑娘連忙跑到一個沒人的角落,定了定神,撕開了信封。信紙是一張粉紅色禮札紙,上面是一排排工整的毛筆字,是用文言文寫成的:

    彭儒同志惠鑒:
    泉城幸會,已是月余……
    落款赫然寫著“陳正人”。

    雖然彭儒不太讀得懂古文,但陳正人的款款深情姑娘還是看出來了,她惴惴不安地往嫂子吳仲廉和好朋友賀子珍的房間跑去。到了門口,正在猶豫中,吳仲廉和賀子珍笑著走出門來,彭儒急忙迎上去:“你們看,這該怎么辦呀?”說著,姑娘就把信遞給了她們。

    吳仲廉和賀子珍看完信后,彼此對視了一下,會意地笑了笑。賀子珍先開了口:“妹子,這可是好事呀!”吳仲廉緊接著問:“良鳳,你想怎么辦?”彭儒沒有應答,只是低頭沉默。賀子珍見狀,便沖彭儒嚷道:“說話呀?你這是怎么啦?”彭儒這才抬起頭,小聲嘀咕道:“我就是不知道怎么辦才來找你們的嘛!”吳仲廉忍不住樂了,說道:“正人年輕有為,工作干練,能力很強,作風樸實,立場堅定,這個人很不錯。”賀子珍接著趁熱打鐵:“對,你嫂子說得沒錯。依我看,既然他給你寫了信,如果你也認為他不錯,就給他回一封吧。”“這種信怎么寫呀?不回!”彭儒心里很急,卻又十分不好意思,便擺出了一副硬邦邦的樣子。

    彭儒心里的小九九哪能逃得過吳仲廉的眼睛,她便不緊不慢地開導說:“這就是你的不對了。話怎么能這樣講呢?正人很不錯,嫂子不會看錯人。你回他一封信,再接觸接觸嘛!”“可我……真的不知道該怎么寫呀!”彭儒的話倒也不假,雖然她的文化水平不算低,可平生第一回收到情書,更不用說如何給對方回信了。但既然彭儒愿意了,還有什么好說的呢?吳仲廉便自告奮勇道:“來,我給你參謀。”

    就這樣,由吳仲廉執筆,彭儒給陳正人回了一封熱情洋溢的信。

    陳正人自打給彭儒寫好信后,也是惶惶不安,因為先前已經“嚇”跑過一次彭儒了,這次更為大膽的舉措,不知道姑娘能不能接受。等拿到彭儒的回信后,陳正人一口氣看了十幾遍,心中的石頭這才落了地。當天晚上,陳正人就約彭儒出來散步。“彭儒,你的信寫得真好,不愧是女三師出來的。”陳正人率先打破了沉默。“這不是我……”嘴快的彭儒差點沒說漏嘴,急忙改口道,“寫得不好,你過獎了,你的文筆才好呢!”陳正人怕彭儒著涼,便將自己身上的外衣披到了彭儒身上,深情地看著彭儒,然后握住姑娘的手,動情地說道:“我們結婚吧!”彭儒羞澀地將頭輕輕地埋進陳正人的懷里,輕輕地應了聲“嗯”。兩顆年輕的心,碰撞出了絢麗的火花……

    堅持井岡山斗爭

    一個月后,陳正人和彭儒這對有著共同理想、共同事業的年輕人幸福地結合了。為了不給組織添麻煩,他們沒有辦婚禮,也沒有張羅著找新房,就連床和被子也沒有準備,幸好傅穆大姐主動讓出他們夫婦的房間和床鋪,小兩口才算有了個洞房。婚后第三天,陳正人便和彭儒分開,各自回到原來的住處了。

    前方的紅軍回到井岡山后,聽說陳正人和彭儒結婚了,吵著鬧著要喝喜酒,陳毅更是干脆擺出一副喝不到喜酒誓不罷休的架勢,大嚷著:“沒喝喜酒,不算數,不承認。”夫婦二人實在是被“逼”得沒辦法了,便托遂川縣委的同志買了一只大母雞和一些豬肉,煮了兩臉盆的菜,還搞了一些米酒,又架起一張門板當桌子,擺了一桌簡單的婚宴。趕來喝喜酒的陳毅、宋任窮、楊至成、彭琦、吳仲廉等人,毫不客氣地你一口菜、我一塊肉地搶著吃,這是他們在用自己獨特的方式,熱熱鬧鬧地表達著對這對革命伴侶的祝福。

    1929年1月,毛澤東在寧岡縣柏露村主持召開了柏露會議,決定紅四軍主力向贛南閩西進軍,開拓發展革命根據地,紅五軍、王佐的部隊以及湘贛邊界特委的同志奉命留守井岡山,陳正人和彭儒都留了下來。大部隊離開井岡山后,留守部隊生活異常艱苦,缺吃少穿,陳正人和彭儒堅持和普通戰士一樣,只穿舊單衣御寒。夜里山上寒風凜冽,夫婦二人常被凍醒,他們便在地上鋪一層干稻草,或者干脆將稻草塞進被套里,蓋著御寒。如果還是凍得睡不著的話,夫婦二人便在房子中間燒上一小堆火,相互依偎著,彼此為對方取暖。

    是月,湘粵贛三省30個團的敵軍分六路向井岡山地區進犯,彭德懷、陳正人指揮著不到1000人的留守紅軍,堅守在五大哨口與敵搏斗。彭儒則領著婦女宣傳隊在戰壕里不停地向敵軍喊話,展開陣地宣傳攻勢。經過七天七夜的浴血奮戰,終因眾寡懸殊,加之有叛徒為敵軍帶路,紅軍被迫撤出陣地,井岡山失守了。在撤退途中,彭儒在山腳下的一個小村邊看見了不遠處的陳正人,此時他正在用嘶啞的聲音指揮群眾疏散撤退和堅壁清野。從敵軍進攻開始,夫婦二人就沒見過面,丈夫原本白凈的臉眼下已被硝煙熏得烏黑,破棉襖里綻出的棉絮被凜冽的寒風吹得四處亂飛。彭儒忍不住鼻子一酸,她是多么想上前與丈夫打個招呼呀。可情況緊急,任務緊迫,革命戰士哪能把兒女情長放在首位!彭儒拼命壓抑自己的情感,立即投入到疏散群眾的工作當中,直至剩下她和陳正人以及特委委員王佐農與敵人在大山中周旋了數十天。

    眼見特委機關只有三個人留在山上,陳正人內心焦急萬分,便與彭儒和王佐農商量道:“我們要迅速去找地方黨組織開展工作,收容部隊堅持斗爭,井岡山的紅旗絕不能倒!”彭儒被丈夫不屈的英雄氣概所感染,當即提出分頭去找。王佐農勸住了彭儒,提出自己先回遂川老家找地方組織,誰知他一走就音訊全無,山上又下起了鵝毛大雪,陳正人和彭儒在雪地里寸步難行,只能就著冰凌和野菜充饑,彭儒耐不住嚴寒,病倒了。

    望著妻子蜷縮著瘦小的身子瑟瑟發抖,陳正人心疼不已,將彭儒緊緊摟在懷里,連連問道:“彭儒,感覺好點了嗎?”彭儒在丈夫的體溫中漸漸睜開了疲倦的眼睛,掙扎著笑了笑:“沒事,我想很快就會好的。”突然,彭儒不知哪來的一股力氣,瞪大了眼睛說道:“正人,你應該下山去,我們不能沒有群眾,更不能沒有黨。即使找不到組織,你也要想辦法沖出去,總比兩人都困死在這兒好。”陳正人眼圈濕潤了,隨后便堅定地說道:“我們一定會找到組織的,我不會丟下你的。”說完,陳正人幫彭儒平躺下來,蓋上薄被單,很快就消失在了茫茫雪海中……

    約摸過了大半天的功夫,陳正人回來了,而且身后還多了一個小伙子。原來,他是去找向導去了。由于積雪把山路都封死了,陳正人一行只能沿著崎嶇的山路,一點一點往山下挪,歷盡千辛萬苦方才找到荊竹山黨支部書記劉苗。

    在地方黨組織的幫助下,陳正人重建了游擊隊,趁敵人換防之機,主動出擊,接連打了幾個大勝仗,硬是從敵人的手中收復了井岡山,紅軍隊伍也壯大到了近千人。

|<< << < 1 2 > >> >>|

(責任編輯:cmsnews2007)
·上一篇:特稿:高臺縣:著力打造紅色教育示范基地(組圖)
·下一篇:特稿:“不忘初心 牢記使命”主題教育——清潔衛生大掃除助力創建文明城(組圖)
·特稿:廣東省長征文化促進會62軍聯誼委員會揭牌儀式暨川西教育扶貧基金發布會在京舉行
·特稿:廣東省長征文化促進會62軍聯誼委員會揭牌儀式暨川西教育扶貧基金發布會在京舉行
·特稿:首屆中國紅色文化品牌研討會在京舉辦(圖)
·特稿:茂名市革命烈士陵園規劃平面圖(圖)
·特稿:銘記歷史緬懷先烈的好去處——茂名市烈士陵園(組圖)
·特稿:銘記歷史緬懷先烈的好去處——茂名市烈士陵園(組圖)
·特稿:《最后的紅軍》新書首發儀式暨紅六軍團、三五九旅后代新年聚會(組圖)
·特稿:《最后的紅軍》新書首發儀式暨紅六軍團、三五九旅后代新年聚會(組圖)
·特稿:深切懷念胡可同志(組圖)
·特稿:深切懷念胡可同志(組圖)
中國紅色旅游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紅網”或“特稿”或帶有中紅網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頻視頻稿件,版權均屬中紅網所有,允許他人轉載。但轉載單位或個人應當在正確范圍內使用,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中紅網”和作者,否則,中紅網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2、本網其他來源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
3、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或本網站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網站書面反饋,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盡快移除被控侵權的內容或鏈接。
4、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來信:[email protected]
5、聲明:凡投稿者一經采用,一律沒有稿酬,且版權歸中紅網所有!
楊建國、霍金梅:廣東省長征文化促進會62軍聯誼委員
特稿:廣東省長征文化促進會62軍聯誼委員會揭牌儀式
特稿:廣東省長征文化促進會62軍聯誼委員會揭牌儀式
首屆中國紅色文化品牌研討會在京舉辦(圖)
聶曉民:首屆中國紅色文化品牌研討會在京舉辦(圖)
特稿:首屆中國紅色文化品牌研討會在京舉辦(圖)
特稿:茂名市革命烈士陵園規劃平面圖(圖)
特稿:銘記歷史緬懷先烈的好去處——茂名市烈士陵園
陳勝:銘記歷史緬懷先烈的好去處——茂名市烈士陵園
特稿:銘記歷史緬懷先烈的好去處——茂名市烈士陵園
特稿:2015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2015年12月26日,毛主席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懷念
特稿:圖說誰參加了葉選寧的遺體告別(組圖)
特稿:痛悼李昭 懷念耀邦——李昭同志遺體告別儀式
特稿:深切懷念李昭同志 齊心同志送來花圈(組圖)
特稿:董必武之子董良翮同志追悼會在北京八寶山舉行(
特稿:最后一位開國中將王秉璋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
特稿:老一輩革命家譚震林同志長子譚淮遠病逝
特稿:2016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粟裕大將夫人楚青遺體送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情滿淮安”——日本松山芭蕾舞團首次來到
特稿:開國中將陳先瑞夫人王彥同志在京逝世(組圖
特稿:賀曉明、林炎志等晉綏革命后代赴興縣迎17名
特稿:毛澤東親屬赴朝鮮祭奠志愿軍烈士(組圖)
特稿:毛主席機要秘書謝靜宜在京病逝(組圖)
特稿:高波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湖北紅安舉行開國上將王建安誕辰110周年紀念
特稿:季振同黃中岳冤案始末(組圖)
特稿:紅西路軍后代2017年新春團拜會(組圖)
特稿:《共和國將帥肖像油畫集》及畫像贈送儀式在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意見反饋 | 版權聲明
投稿QQ:402022481  463917348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紅網—紅色旅游網 版權所有
冀ICP備05003408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2005850
北京pk10历史记录 资产配置的基本策略包括 免费2码中特 南昌股票期货配资 上海快3走势图上海快三 炒股软件手机版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预测 北京快乐8计划 北京pk官方开奖结果 合买江西时时彩 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 彩票预测最准十专家 浙江6+1app 福彩3d字谜 海南体彩4 1开奖历史 九五至尊娱乐棋牌 浙江体彩6十1预测今天